当前位置: 新凤凰彩票官网 > 公司产品 > 十大将军:清理日本,做好充分的军事准备

十大将军:清理日本,做好充分的军事准备

 
 


狭窄的道路迎接勇敢,明智的胜利

罗源(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少将)钓鱼岛争端不仅涉及中国民族情绪,也涉及中国的核心战略利益,更重要的是,维护中国的战略利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近年来,日本的军事战略已经加速,从专门的防御战略到动态威胁战略。防御的焦点已从北向西南转移,主要向中国转移。日本希望将自卫队升级为自卫队。它已将防卫厅升级为国防部,严重违反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对其施加的限制,并悄悄地发展大规模的进攻性武器装备。在社会层面,日本民族情绪也加速向右转。

现在中国和日本在钓鱼岛上相遇。狭窄的道路迎接勇敢,明智的胜利。使用武力立即解决问题的时机还不成熟。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是对它的实际主权管辖权。这是取回它的最后一句话。现在我们必须建立势头并采取主动。在国际社会中,日本和美国被带到国际法院,在琉球问题上与美国和日本竞争。军队也必须做好准备。必要时,钓鱼岛将被列为军事演习和导弹试验区。接下来,等到战略力量累积到足以最终赢得该岛。

彭光谦(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少将)最近在日本社会经历了四种极端情绪,即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扩张战的耻辱和耻辱日本右翼势力;长期占领和控制的压迫感;长期经济停滞的焦虑;中国迅速崛起造成的损失感。为此,为了寻求发泄,日本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挑衅行动,我们不能放手。现在全国有13亿人必须团结起来,团结一心,拿出决心,意志和能力,果断地进行相互反击。在对日本右翼势力的反击中,中国不是孤立的。我们必须团结全世界所有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力量,攻击日本对国际正义的挑战。

杨云忠(济南军区教授兼平民):在当前的具体时期,中日钓鱼岛争端具有客??观必然性。从日本自身的原因:首先,日本国力的长期下降极大地促成了极右翼势力。从日本在去年“3.11”地震中所表现出来的“无能,无力,无助”来看,日本的运行机制存在很大问题。其次,日本的政治生态和民族情绪被扭曲,它集中在“帝国的傲慢”和“石头原始的狂热主义”。中日关系的长期变化让我对日本感到不满。这种政治生态和民族心理决定了日本必须找到一个能够聚集人心,稳定政治权力的外国人。日本现在正偏离战后建立的和平发展轨道。从国际背景来看,美国战略重点的战略转移已经向日本转移。只要上述情况不变,中日钓鱼岛争端就不会平息,而且可能会升级和恶化。加强东海执法,争夺实际控制权

乔良(空军指挥学院教授兼少将):必须指出的是,钓鱼岛问题的背后主要是中美游戏。美国正试图在中国制造麻烦,让中国自己照顾自己,失去战略机遇。如果中国接受这一举措并全力以赴地与日本和菲律宾等国家打交道,那么它将失去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的大目标。它轻盈而沉重,你必须数数。领土问题当然很重要,但这不是领土争端。直接的解决方案是最佳时机。面对中华民族千年复兴的大战略和重大问题,钓鱼岛和黄岩岛是战术问题。我们不能让战术问题影响我们的重大战略问题。中国现在该做什么?有必要看到外交抗议本身不起作用,以及它是否是现在战斗的最佳选择。如果两者都没有被选中,你应该从其他方向考虑它。我们可以让钓鱼岛属于当地政府,然后通过招牌将这个岛卖给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以此宣告我的主权,合法合理。要解决国际问题,我们必须保持冷静,拥有更多的头脑。坚韧并不意味着你不能冷静下来。你越冷静,你就越强大。

张召忠(国防大学教授):从钓鱼岛学习南海争端的三个经验值得借鉴。首先是外交斡旋和中国原则立场的形成。我们已经这样做了。二是国家必须开展执法,在这方面应加强东海。过去,我们的巡逻和执法行动没有发生。主要有三个法定盲点:日本不敢实际控制钓鱼岛;日本在钓鱼岛周围划了12海里,我们不敢进入;日本已经划清了中间路线,我们不敢突破。海军和海上监视是国家武装部队和执法部队,应严格按照国家法律进行。

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如果我们遇到对方违法,我们可以采取截至1992年的拦截,临时检查,扣押和司法程序审判等措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这些法律都基于国际法标准。为什么不实施它们?这次我们宣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表明这是我们的主权。领海基线以外12海里是我们的专属主权。当有人登上岛屿时,有些人可以赶上岛屿,船进入后会沉没。国家明确主权范围,执法部门必须执法,维护法律的尊严,否则人们会嘲笑你。这是一条红线,一条法律底线,一条主权线,一条尊严线和一条战线。我们必须学习法律,理解法律,使用法律,统治海洋。王海云(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兼少将):中日主权争端必须在钓鱼岛主权争端中找到。战略规划是解决岛屿争端问题,不仅解决岛屿争端问题,而且从根本上消除了东北地区。亚洲的“混乱之源”。通过签署明年70周年纪念,提议在100多年的时间里,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起一场“战略运动”,彻底清除日本的侵略罪行《开罗宣言》。日本侵略罪的清算是和平手段成本最低,风险最小的选择,同时它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易于操作。采取经济手段和采取军事措施是非常困难的。采用军事手段将很难,并将破坏中国的整个和平环境。只有通过清算才能恢复历史正义,压制日本的谣言。只有把握历史问题,并在同一年内重新推动美国和美国对日本的惩罚安排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岛内争端。

中日摩擦不排除火炬

郑明(前海军装备技术部主任,少将):这次中日钓鱼岛冲突有两个含义:第一,这是中国捍卫自己主权的斗争;第二,从国际视角来看,这也是维护国际正义的斗争。钓鱼岛冲突是关于现在的,它是关于历史的,它是关于未来的。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团结权利和稳定,以及亚洲和世界的大局。不可能简单地强调一个方面。我们现在理解的战略机遇期是保持稳定,创造良好的国内外环境。然而,战略机遇期绝对不仅仅是稳定。我们可以通过维护主权来解决长期制约的问题。如果对方正在加剧和扩大矛盾,我们必须作出回应。日本人在某些方面夸大了中国的威胁,夸大了中国海军的威胁。事实上,他们真的看不起中国,并认为我们不会打架。如何展示我们的力量以及为了平等待遇交换什么是现在和很长一段时间的问题。

黄临沂(原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少将):目前,中日双方都不想用军事手段解决纠纷。要解决钓鱼岛争端,如果双方不放弃,对抗肯定会进一步发展,最终采取军事手段。但我还没有达到这一步。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永远不会屈服。如果日本回归“国有化”,维持老一代领导人确定的“搁置争议”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如果日本在“国有化”的步伐中越走越远,对抗进一步加剧,那么我们只能采取更强有力的对策。如果谈判的外交手段无法解决,就有可能发生小规模的军事对抗。我认为,避免进一步扩大中日摩擦的唯一可能性是日本的让步。如果日本不撤退,中日摩擦将进一步恶化。赵英富(原南海舰队政委,中将):国内民众在互联网上表达了爱国主义,我感到非常鼓舞。关于这种爱国情怀和民族主义情绪,我们必须确认并以此为指导。我们的东西被抢走了,这是中国人的欺凌行为。英寸金的土地不能丢失。我们捍卫领土主权的意志是坚定不移的。我已经在海军服役了50多年,我觉得没有回归大海,但必须吸取历史教训。我不能让日本人来。我认为我们应该从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方面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

现在在政治方面,我们的最高领导人已表现出坚定的意志和决心;但他们也应该在经济中采取行动。如果他们不伤害日本,他们将无法满足。在外交方面,我们必须吸引更多的朋友,争取外部支持。军事上,海军三个舰队:北海,东海和南海舰队必须建好,国家的财政资源应该用于商业。在我们的领海划界后,这意味着钓鱼岛不再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我们可以先将渔船送到渔船上,然后将海上监视船和海上船舶跟进,第三步是派遣海军。我们不怕火,但尽量避免熄火。建议在钓鱼岛问题上与台湾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简而言之,国家必须坚强,必须有强大的国防支持。这是钓鱼岛最终解决的基础。

[1]

[2]

[下一页]

 
 
 
 
关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使用协议
授权声明
帮助
付款指导
续费流程
注册流程
会员服务
厂商合作
广告合作
合作
地方电力
华电招标与采购网
国电招投标网
中国电力招投标网
华能招标网

        版权所有copyleft © 2018 - 2019 新凤凰彩票官网 (www.usautoresources.com)